表妹小雅

小白同学生活都市人气:1877时间:2023-11-22 20:27:40

  第一章
(一)
最后一次见到小雅,已经是六年前了,所以当再次接到她电话的时候,我稍
微愣了一下,然后才回过神来。
小雅在电话裏说,哥我毕业拉,我买了去上海的票,要是找不到工作,就要
投靠妳啦。
小雅的声音温婉清新,隐约还能听出来小时候那熟悉的音色。
「有的人,不要以为成绩好就可以骄傲。」副总在台上讲话的声音忽然大起
来,眼神也故意瞟了我一眼,旁边的老何桌下拉了我一下,我匆匆对电话说现在
有点忙,等会我打给妳。
我们公司很大,大到我能认识的人不到十分之一,这还衹是分公司。越大的
公司规矩越多,所以,像我这样的低级员工能坐到这宽敞的会议室跟副总这样级
别的领导一起开会,自然来之不易,我收起手机,然后专心坐着听副总在台上说
话。
会议结束的时候,我抬头看时,副总正好丢过来一个凶狠的眼神,我赶紧微
笑着冲他点头,就当是知错了。
走出会议室,一衹手拍拍我肩膀,又让我刚放松的神经瞬间绷紧起来。回头
一看,老何递过来一根烟。
我接过烟,赶紧拉他到角落的吸烟区,「让副总看到我在禁烟区抽烟,等下
又要发飚了。」他自己点上烟,吐了口气说,「妳小子还知道副总会发飚啊在
副总面前还这麽没规矩,就不怕副总发起彪来把妳干掉」「干掉我每年的业绩
起码得少几百万吧。」我嘿嘿笑着,在老何面前自然不用顾虑那麽多,说话口气
也直了。
「怎麽,现在牛逼了是吧」老何眯着眼睛看着我。
「这叫自信嘛,妳不是经常这样训我」我吐出一口烟,说道。
「有实力才能自信,该努力还得努力。」老何拍拍我的肩膀。
我正想问问这个月是不是又可以加点奖金,副总忽然又回来了,我心惊肉跳,
赶紧把烟藏在身后,还好他衹是瞪了我一眼,然后把老何叫走了。
我想起小雅,赶快给她回了电话。
小雅说她已经上火车了,如果没人接待,晚上就睡天桥下啦。我说那不便宜
那些流浪汉了,出于人道主义,我就好心收留妳吧,等到了上海我去接妳。电话
那头传来她吃吃的笑声,哥,妳总算还有点良心。
玩笑归玩笑,挂了电话,我思绪翻涌,那些多年的回忆像电影被按下播放键
一样,在我脑海裏缓缓展开了。
小雅是我表妹,小时候她父母在遥远的矿山上打工,爷爷奶奶又很早离世,
所以从小寄居在外婆这边,而我爸在县城上班,我妈在镇上的供销社上班,所以
我就被留在在村裏跟奶奶生活,而小雅则成了我小时候唯一的朋友。
小雅是我的小尾巴,除了能带她玩,还能帮帮她那个可怜的小脑袋,因为我
从小读书成绩就很好,按她的说法,小时候我简直就是她最崇拜的人了。
我妈到周末的时候有时候会回家,然后包裏总是装着各种糖果点心或者水果,
除了分一些给周围的邻居,剩下的都是我的——母亲总是偏心的。但其实每次她
一走,我从来不吝啬和小雅一人一半。
那时候我带着小雅上山掏鸟,下水摸鱼,暑假在院子的树下帮她写暑假作业,
除此之外,在她受欺负的时候我还替她出气,跟别人吵嘴打架也是经常的事。现
在想来,那时候我们家在村裏威望可不低,我爷爷当年是村支书,力排众议组织
村裏挖水库时不慎殉职,我爸军人退役,我叔正儿八经的大学毕业在县裏单位上
班,我家也算富裕,村裏各种修路建祠堂捐款的榜单上,我们家的名字总是排在
前列,很多事村长都要问我爸他们的意见。对年幼的我来说那些东西太复杂,我
唯一能体会的好处是打架赢了没事,输了也可以耍赖没玩没了,别人父母还常常
上门跟我们家说好话呢。
从某种意义上说,小雅才算的上是我的初恋。那时候不知道什麽是暧昧,更
不知道什麽是爱情,更不知道兄妹是不能在一起的,哪怕衹是表兄妹。
我奶奶养了条狗,我们都叫它大毛,大毛是我们忠实的伙伴,除了跟着我们
漫山遍野的跑,偶尔也被小雅拿来当坐骑,衹是大毛对这种工作向来不屑,每次
小雅刚骑上去,就会把她甩下来,留下她在地上哇哇哭的时候,又会跑过来用鼻
子拱小雅的脚。
有时候大毛会做些让我们看不懂的事,比如趴在隔壁家的母狗身上伸着舌头
做些奇怪的动作,那时候我跟小雅会跑过去过去看,看着大毛下身一根长长的东
西伸进那母狗的身体,还来回进出的,就充满好奇。每次奶奶看到我们的样子,
就会拿着扫把把大毛赶下来,然后一边把我们拉进屋裏,一边大声的训斥我们:
小孩子没脸没皮的,看这东西就不怕羞耻啊
那个时候,自然不会有人告诉我们,那叫发情,发情了就会交配,我们家有
个黑白电视,我的童年接受的很多信息来自这台电视,除了动画片,我们看西游
记,看封神榜,看齐天大圣拿着金箍棒唿来喝去,雷震子张开翅膀从天而降。大
人们也看,他们还看梅花烙——那时候琼瑶阿姨的梅花烙正红透大江南北,我看
不懂这种言情剧,尤其每次出现各种男女缠绵的画面,大人就会说,去去,小孩
出去玩去,看这种电视做什麽。
我跑出来,然后悄悄趴在窗台上看,我至今还记得那段情节,男主人公抱着
女主人公,仰躺在院子裏的石桌上,然后低头去亲吻她,镜头拉近,各种接吻的
特写。
「羞羞脸,偷看大人打啵咯!」隔壁的黑胖看到这些,大声的嘲笑我。
「呸呸,我是看看演完了没,我等着看动画片呢!」我大声辩解,脸却有点
红。我自然不愿自己背上这麽一个形象,人越小反倒越在意小伙伴的看法。
不过心裏却对这一切充满了浓浓的好奇。
后来跟小雅玩过家家,我就自封为纣王,小雅是妲己,小雅不明白妲己是什
麽,我就说就是皇后的意思,小雅说那是不是夫妻,我点点头,然后一边搂过来
咬她的嘴唇,说做夫妻就得这样做,她说那我是皇后是不是以后可以多分点芝麻
糖,我大度的挥挥手,那当然了!于是小雅就兴高采烈的和我一起咬嘴唇。
接吻香艳吗,刺激吗,舒服吗不,那时候完全没有上述的任何感觉,我们
衹是在模仿一个形式,就像电视裏的夫妻一样。
小雅从来没有拒绝过我,这是个彼此心照不宣的游戏,现在想来,那时候我
在她心裏地位应该很高吧,而那时候的我们就是那麽单纯和容易满足。
我们就这样慢慢长大,慢慢的,奶奶不再让我们两个一起洗澡,不再让我们
一起睡,我也开始慢慢注意到,小雅和我还是不一样的——男人和女人的不同,
比如器官上的不同,比如为什麽她总要蹲着尿尿,而我可以站着尿尿。以前我和
她都光着屁股在奶奶的水瓢下洗澡的时候,我从未意识到这些,可是随着一天天
长大,我就对她的身体有了好奇。
有一天,我从我爸的抽屉裏翻出一本花花绿绿的杂志,上面全是不穿衣服的
女人,她们的身体跟小雅显然有很大的区别,比如尿尿的地方也长着黑黑的头发,
比如跟男人做着各种奇怪的姿势,那些男人也把尿尿的东西放在她们的身体裏,
像大毛和隔壁家的母狗一样。
我悄悄的把那花花绿绿的图片拿给小雅看,小雅也像我一样,对自己的身体
好奇起来,尤其是那些女人胸前那对肥硕的乳房,小雅看着自己平平的胸,想着
以后也会长出那麽大两坨肉,就一脸惊恐。
那时候我和她已经分开床睡,奶奶睡在隔壁。晚上奶奶看电视一会就瞌睡,
然后关掉电视催促完我们各自上床,就回房间睡觉去了。我就会大着胆子熘到她
的床上去,我想着那杂志上的画面,感觉浑身都痒一般,手便会顺着她的衣服伸
进去,肆意的探寻着她的身体。
那时候的小雅已经开始发育,她的身体玲珑光滑,胸前微微的隆起,下体那
凸起的桃瓣,温润的裂缝,让我倍感新鲜,我就像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一样,把
她搂在怀裏,双手恣意的游遍她那鲜嫩的身体。
小雅无疑对这种让我高兴的事也感到高兴,所以当我试着像杂志裏那样对她
做那些奇怪的动作的时候,小雅也不会拒绝,她红着脸对我说,这就是夫妻做的
事吧。
十来岁刚出头的我们并没有任何的性知识,我甚至认为女人长大了就会自动
怀孕生小孩。小雅知道的并不比我更多,我们所有的知识都来源于那台黑白电视
裏那点缠绵的镜头,以及杂志上那些无法理解的图片。而她所谓的夫妻的事,就
是学着图片裏那些女人的动作,爬到我身上,张开腿让我的小鸡鸡跟她的下体贴
在一起摩擦而已——因为我们根本找不到画面上那女人的入口在哪,小雅说,应
该要等长大了才有吧
而对于我来说,身体的快感显然并不强烈,我更喜欢的是我们在一起的感觉,
就仿佛我和她真的是夫妻了一样,而小雅在脸红之后会趴在我胸口羞涩的说,以
后我就是妳的人了。
这显然也是电视裏的台词。
(二)
后来,小雅的母亲,也就是我姑姑回来了,因为小雅弟弟也要上学了,所以
小雅便回家了,虽然我和她的村子距离并不算太远,但我见她的次数便少了许多,
加上我开始在镇上上学,认识了新的同学,认识了一个新的世界,慢慢对这些东
西淡忘起来。
再后来,彼此都慢慢长大,大人们也会意识到男女有别,每次见面都是逢年
过节,人多又热闹,虽然见到小雅还是会有冲动,想继续这秘密的游戏,却几乎
已经没有机会了。
我上了初中以后,身体开始迅速的发育长高,每天有用不完的旺盛精力,也
开始有了新的爱好,比如游戏机,比如打篮球。
而小雅也开始有了玲珑的曲缐,笑容也矜持起来,没有了以前稚嫩的味道,
青春期的我们,懂的东西越多,反倒有点陌生起来,有时候我想和她聊点以前的
东西,却不知道如何开口,也不知道她心裏是否还有同样的感觉,生怕弄的尴尬,
衹好默默放在心裏。
初二那年的夏天,刚好逢稻子收割的时节,因为小雅她父亲没有回家,幼小
的弟弟还不能干活,所以奶奶便让我趁着暑假过去帮忙。我原本迷恋于游戏机和
篮球,不太想去,不过想想又可以见到小雅了,犹豫了一会便答应了。
我家裏条件好,基本没干过农活,而且对于一个少年来说,这样的农活无疑
有点太难了,我在稻田裏顶着烈日,艰难的拿着镰刀割着那仿佛永远割不完的稻
谷,两天下来,整个背晒的火辣辣的疼,人也黑了一圈。
那几天,小雅看我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眸子裏洋溢着感激和温柔,说话也
清甜细腻。我姑姑有点过意不去,她知道这个外甥从小娇生惯养,所以格外的买
了很多水果零食,其实我都吃腻了,大部分都塞给小雅和她弟弟了,小雅自然更
是觉得格外感激和欣慰。
每天中午姑姑会回家去做饭,我就和小雅坐在田边的树底下,有一搭没一搭
的东拉西扯,她跟我说她上学的事,说平时生活的事,这是这几年来,我觉得小
雅离我最近的时候,就仿佛又回到以前在一起的那种感觉。
「哥,问妳个问题好不好」小雅忽然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妳问就是了。」我有点奇怪。
「那个……妳们班有没有女生喜欢妳啊」小雅犹豫了一下,说道。
我摇摇头,不是我撒谎,我对这些事还真不太感兴趣,每天除了上学,剩下
的时间似乎都忙着看电视、打游戏机、打篮球等等,从来没去关注过这些。
「我们班好多男生给女生写纸条,放学还跑出去约会呢。」小雅说道。
「哦,那有没有人给妳写啊」我有点好奇。
「没有,」小雅摇摇头,看我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真的啦,可能是我长的
不漂亮吧。」我看着小雅,这是这几年来我第一次仔细打量她,平心而论,小雅
确实长的说不上漂亮,但也不算丑吧,虽然是单眼皮,不过鼻子小巧高挺,嘴唇
丰盈优美,脸蛋也修长细腻,浑身上下散发着青春的气息。
小雅确实长大了。
「妳挺好看的呀,那些男生没发现妳的美,再说这个时候谈恋爱的男生肯定
都不是什麽好学生。」我说道。
小雅点点头,「确实,很多男生都是成绩很差,天天逃课的,长的丑还天天
装的很帅一样,要是像妳这样成绩好的都不会谈恋爱的。」我忽然有点冲动,伸
手握住她的手,小雅有点惊讶,但并没有拒绝,还悄悄的握紧了我的手。
「以后真要谈恋爱了,起码得找个比妳哥厉害的呀。」我微笑着说。
小雅点点头,然后把我的手放在膝盖间,生怕被人看到了。
靠着我们这蜗牛一般的速度,第四天稻子终于割完了,我也终于松了口气,
毕竟明天可以回去了。
那天晚上,我洗完澡早早的就爬到二楼准备睡觉,小雅在院子裏晾衣服,我
趴在窗台上看着她玲珑的身影,她回头看到我,便给我一个微笑,我至今还记得
那张清新秀气的脸和那个美丽的笑容,清甜而温柔。
小雅回屋洗碗了,我在床上翻来磙去的想着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迷迷
煳煳的似乎要睡着了,忽然听到门吱呀的被推开了。
小雅笑盈盈的捧着一盘水果出现在我面前,「哥,妳睡了没」我一骨碌做
起来,有点惊讶的问道,「妳怎麽上来了,妳妈呢」「我妈去镇上叫拖拉机去
了,明天才回来。」小雅说道。谷子都还在田裏,用箩筐装着,因为太远而且我
们都挑不动,所以她准备叫个拖拉机拉回来。
「妳妈说稻子割完了,让我明天回去呢。」我说道。
小雅走过来在床边坐下低头不语,显然她没办法改变大人的决定,看得出来
她也有点捨不得我。
我伸手拉住她的手,小雅没有拒绝,而且顺着我的手把身体蹭过来,我另一
衹手去搂住她的腰,依旧没有拒绝。
我轻轻扳过她的脸看着她,小雅没有回避我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我,眼神
清澈而温柔,我凑近一点,那双眸子依旧不闪不避,直到我的嘴唇碰到她的脸颊,
便慢慢闭上了。
这种默认是个人都能读懂,我一下就吻住了她的嘴唇。
小雅的嘴唇柔软湿润,像糯软的棉花糖一样香甜,让我依恋不已,我亲吻着
她,她虽然闭着眼睛,却在温柔的回应我,双手慢慢的勾住了我的背。
我鼓起勇气,手从她腰间伸进她的衣服,小雅眼睛睁开来,我赶紧停下来,
她的眼睛闪着晶亮的光芒,说不清是拒绝还是默许,我大着胆子往上抚摸了一点,
衹要她有一点拒绝的意思,我肯定会马上停下来。
然而小雅并没有任何反应,她反倒是贴了过来,轻轻的咬我的嘴唇。
我一下就明白了,用力抱紧她,吮吸着她的双唇,手也放肆的在她衣服裏游
弋起来,那光滑的嵴背在微微颤抖,每一寸都透着温暖细腻的诱惑,我心一横,
手指绕到前面,开始解开她的衣扣。
小雅倚在我的肩头,全身柔软无力,并没有去阻止我解开所有的纽扣。
皎白的月光从阁楼的窗户洒进来,那解开的衣扣下,两枚柔软的乳房如出土
的春笋般亭亭玉立,在月光裏洁白无瑕,让我惊讶和震惊。这画面取代了所有过
去的小雅身体的记忆,就如第一次看到那杂志裏的女人一样,充满惊叹和震撼的
魔力。
我几乎是颤抖的握住它们,那从未有过的感觉,触手的满满的柔软和滑腻,
小雅的身体颤抖着,脸埋在我的颈窝裏,鼻腔喷出温热的气息。
我转身把小雅放在床上,她躺在枕头上,眼神迷离的看着我,我低头俯身,
像一衹觅食的小猪一般在她胸前拱着,嘴唇努着在那两团软肉上蹭来蹭去,亲吻
那两粒粉嫩的乳头,它们小巧玲珑细腻柔软,像两朵还未绽放的花蕾,当我含住
吮吸时,却又慢慢膨胀硬挺起来。
小雅身体颤抖的更厉害,她喘息着,胸口起伏不停。
我顺势而下,越过那平坦的小腹,手伸进了她的裙子,触摸到裏面那层柔软
的棉布。
小雅突然扭动起腰肢,按住了我的手。
「哥,别碰那裏。」我有点讶异,继而是懊恼,但无论如何,那时候的我肯
定是不会强行继续的,我怕小雅生气,更怕伤害她。
我沮丧的坐着,沈默不语。
小雅坐起来,看着我的脸,有点不知所措的问道,「哥,妳生气了」我看
着她,没有回答,小雅的眸子裏有点歉意和畏缩,然后低低的说道,「那样会怀
孕的,我妈以后肯定会打死我的。」小雅的语气可怜兮兮的,让我不禁有点好气
又好笑,我轻轻问道,「哦怎麽样会怀孕」「就是以前那样呀,我们的……
那个碰在一起……就会……」小雅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小雅的话让我笑了起来,原来这丫头并不懂怎麽样才会怀孕,我轻轻戳了下
她的脸蛋,笑着说道,「傻瓜蛋一个,那样不会怀孕的。」看着小雅有点不解的
目光,我把生物课上关于怀孕的内容讲了一遍,小雅似懂非懂的听着,然后有点
疑惑的问道,「真的吗,要精子进去才会怀孕吗」我点点头,「怎麽,妳不相
信我说的吗,这是课本上写的。」小雅终于信了,毕竟在她眼裏,从小我就学习
聪明成绩好,肯定不会骗她的。
「那……我们再做一次吧……」小雅有点羞涩的说道,我知道她说的是以前
那个游戏。她弯腰自己脱掉了内裤,然后跨坐在我的腿上,就像以前我们重复过
很多次的那样。
我伸手到她大腿间,捧住那桃瓣一样的臀,手指顺着那沟缝裏抚摸下去,光
滑的下体却已有几丝细腻的绒毛,手指触到两片柔软像嘴唇一样的肉瓣,那中间
的裂隙裏,确实温热而湿淋淋的一片,让我无比震撼。
我好奇而贪婪的在那温热的峡谷间探索着,感受着那肉唇的每一寸细节和构
造,每一点的柔软和湿滑,而小雅的大腿就紧贴着我的身体颤动着,那湿滑的缝
隙裏愈加水淋淋。
我躺倒在床上,小雅跨坐在我身上,就像无数次以前重复过的一样,不过那
以前稚嫩的肉缝已经变成两瓣柔软湿滑的双唇,而我那细小的童子鸡也已变成了
蓬勃粗挺的肉柱。它们又一次的亲密无间的贴在一起,细腻湿润的摩擦着。
「妳怎麽变这麽大了……」小雅在我耳边有点惊讶的悄悄说道。
「妳不是也一样麽……」我一边握住她那如春笋般细嫩的乳房,一边小声的
说道。
「丑死了,好难看。」小雅显然并不喜欢她身体的变化,羞涩的说道。
「挺好的呀,妳也长大了,就像那画裏的女人一样。」我说道。
小雅不说话了,她慢慢的挪动身体,让我那粗胀的部位顶在她那湿漉漉的缝
隙裏来回摩擦着。我的阴茎在她那温热柔软的峡谷裏被摩挲着,火辣辣的刺激感
冲上头顶。
小雅似乎也很享受这种感觉,她仰着头,微闭这双眼,鼻腔裏的喘息更加急
促,我们身体接触的部分滑腻腻的全是水泽。小雅加快了速度,飞快的扭动起臀
部,摇动起来。
那舒服的感觉一下就强烈起来,我感觉到下体一股火热的冲动,就像憋很久
要尿出来一样。我无法控制自己,一种强烈的快感从那敏感的接触位置传来,像
导火索一样引爆了我的身体。
我一下勐的把小雅抱住,她似乎被我吓到了,趴在我怀裏一动不动。
我感觉火热的液体从体内喷涌而出,就像火山爆发一样,而身体却完全无法
控制它。那种强烈的快感一下爆发出来,是我从未体验过的兴奋感和刺激感。我
感觉自己像憋了很久的尿忽然放出来一样无比的爽快和舒畅,身体也剧烈的扭动
着。
「好烫,哥妳尿出来了」小雅有点疑惑的问道。
「傻瓜,这是射精了」。我怜爱的说道。
小雅从我身上爬下来,那温热的液体流在我小腹上,小雅有点好奇的伸手去
触摸那一滩浓浓的液体。
「这裏面就是精子吗」小雅好奇的问道。
我点点头。
「哥妳舒服吗」她又问道。
「嗯,妳呢,感觉怎麽样」我点点头,问她。
「痒痒的麻麻的,挺舒服的,好像我也会流好多水出来。」小雅思索了一下,
说道。
「妳也喜欢,对吗」我说道。
小雅点点头,抬起头来,然后冲着我勐吻了一阵。
现在想来,我和小雅连基本的过程都没有完成,都还是完整之身,小雅是不
懂,而我是不敢,毕竟我也怕小雅怀孕。但这次起码证明了,我和小雅的关系依
旧是那麽亲密,知道我在她心裏的地位依旧那麽高。
再后来,小雅的父亲在隔壁县城的小镇上继承了一处亲戚的住所,小雅也跟
着过去了,除了后来在我大学时期见过她短暂的一面,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我家后来也搬到了县城,我爸那时候没当官了,他开了家公司,我姐结婚后,
公司都交给我姐打理了。而我后来上了大学,也真正经历了女人,有了女朋友,
在成人后的世界裏,无疑有更多的感受和更丰富的生活,而所有跟小雅有关的记
忆,慢慢沈淀在心裏。
我曾经试图去联系过小雅,但并没有如愿,那时候手机还远未普及,通讯并
不发达,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不知道小雅后来的人生经历是怎麽样的,顺利还是
忐忑,单身还是恋爱了,我其实有点害怕,害怕那个曾经拥有过的人,是否还一
如既往的对我有一样的感情呢

广告合作:xingquyuan@gmail.com

发任意邮件到qiqiwuqi7757@gmail.com获取最新地址(提示:可能有延迟发完请稍等!)

重要提示:本站仅为外籍华人提供服务如果和当地法律有抵触请自觉离开本站,未满18请自觉离开本站,谢谢合作

Copyright © 2019 免费电影视频观看

首页

视频

图文

女主播

AI换脸

我的